斯森Wiley

挚爱@武_AxiaAndhisMac ♥

七年之痒[上]

非国设,阿米第一人称,米轻微性.冷淡,一个简单的故事。

1


       我似乎喝的有些醉了。

       眼前是暧.昧的暖黄色灯光,空气中都是酒气和烟味,亚瑟和弗朗他们举起酒杯大声笑着,尽情吵闹,声音却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。我微睁着眼睛透过有些模糊的镜片看他们狂欢,脑袋昏昏沉沉的。我花了点时间才想起来,这是一场普通的聚会,伊万正靠在我的肩膀上,他看起来像是喝多了。

       我轻轻叹了口气,仰起头重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 “你喝醉了?”肩膀上的重量减轻,接着伊万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。我睁开眼偏头看向他,他揉着有些乱的头发,脸上带着微醺的潮红。他还是那副模样,嘴角微翘,也不知道是真笑还是假笑。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,我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,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 伊万毫不避讳我的目光,反而十分温柔的看着我,我迷迷糊糊的觉得似乎不太对,但在我们的嘴唇逐渐靠近时,我就放弃了思考。他温热的鼻息喷在我脸上,一只手搂住我的后脑勺,另一只手摘掉我的眼镜。我们坐在房间角落的一张沙发上,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在干什么,我隐约听到亚瑟的声音,他正在口齿不清的大声唱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亚瑟的酒量还是那么差。我这么想着,在伊万贴上我的嘴唇时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嘈杂声,酒味,灯光,和伊万双唇的触感在一瞬间都不见了。我睁开双眼,眼前是一片漆黑,只有被子贴在我的嘴唇上。我身边传来伊万均匀的呼吸声,他的一只胳膊搭在我身上,我翻了个身,他也跟着动了动,没有醒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七年。


2


        我是在念高中的时候认识的伊万,我们不同班,却同一个宿舍,还是上下铺。我那时候挺看不惯他,觉得他一天到晚神经兮兮的,挂着假笑,还尽看些从标题到内容都莫名其妙的书。他也觉得我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,成天咋咋呼呼上蹿下跳,没个消停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俩水火不相容,因此没少拌嘴,严重时还会大打出手。我非常热衷于对他冷嘲热讽,而他也同样能用最巧妙又恶毒的话来回敬我,对此我觉得非常不爽,总想找个机会让他从此对我崇拜得五体投地。不过我渐渐发现他其实也是个挺有趣的人,喜欢向日葵,喜欢画画,偶尔几句冷幽默能像西伯利亚的寒风一样把人冻死。好像还有个妹妹,他站在宿舍阳台上和妹妹打电话时我偷听过,语气很温柔,又透着一丝不耐烦,我不由的想其实当伊万的妹妹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 当我意识到自己总是在偷偷观察他时,我暗叫了一声不好。我似乎有点喜欢他,而这真的是一件很惊悚又让人无法接受的事。我也试图和自己的内心作斗争,最后无一例外都是以失败告终。我对伊万的爱意逐渐膨胀,生怕它哪天会不小心漏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有一天,我记得那天是周末,宿舍里只有我和伊万两个人。我在电脑上下载了一部恐怖片,挑衅地问他敢不敢看,他很淡定的说好,然后我们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,宿舍里变得一片漆黑,只有电脑屏幕发着光,看起来特别有气氛。但是等片子放了二十几分钟之后我开始有点后悔,我感觉有股凉意顺着脊椎嗖嗖的直往上爬,我想找个毯子什么的披在身上,这样比较有安全感,但我没有动,我不想在伊万面前露怯。

       我就这样逞强的往下看,其实到女鬼第二次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快哭了,我真的特别害怕,甚至丧心病狂的想把伊万打晕接着把视频关掉。这时候伊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我用余光看到他十指交叉犹豫了一会,然后深吸一口气,把右手伸过来放在我的左手上面,安抚一般捏捏我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 我的心脏开始狂跳,脸上也迅速发烫。我也捏了捏了伊万的手指,尽管当时我的大脑处于当机状态,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,只记得他的手指很凉。过了几秒钟后伊万把手抽回去,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看电影,我则看着女鬼的脸偷偷露出一个傻笑。现在想起来,大概只有恐怖片知道我在笑什么。

3


       从那天开始,我和伊万之间的关系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。我参加篮球赛时他会站在场边看我,放学后我会带着几个甜甜圈到学校画室去找他。尽管他说我的球打得超级烂,我也对他的画表示不屑,但我十分享受这种暧.昧的气氛,舒服又刚刚好。

       我们这样的关系维持了一个月左右,质变是在那个晚上发生的。那天已经熄灯很久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过了一会儿听见伊万在下面敲敲我的床板,小声问我想不想去楼顶看星星。意愿达成一致后我们蹑手蹑脚的出了宿舍,猫着腰躲过宿管的手电筒光线,然后飞快的沿着楼梯跑上天台,直冲到边缘的栏杆那里才停下来。我扶着护栏松了口气后忍不住开始笑,伊万也跟着我笑。但是又怕声音太大被发现,我们只好捂着嘴笑,感觉非常滑稽。

       我一直到现在想起这件事,都觉得这是我人生中最浪漫的一次奔跑。虽然我当时只是想着去看星星,不知道几分钟后我的命运将因为这次“出逃”发生巨大的改变。我什么都没想,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 我们笑够了就趴在护栏上抬头看着夜空。那天运气很好,天气晴朗,星星也多,看了一会儿,伊万突然举起手往天上随便什么地方一指,说:“那是B612号小行星。”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半天,问他B612号小行星是什么,他说是《小王子》里那颗小小的星球。

       “上面有一朵玫瑰花吗?”我觉得有些好笑,于是顺着他的意思重复书上的语句,“如果你爱上一朵生长在某颗星球上的花,当你抬头望着夜空时,你会感到很甜蜜。仿佛所有的星星都开满了鲜花。”

       说完我偏头看着他,发现伊万也在看我。他的眼睛非常亮,像燃烧着紫色的火焰,几乎能把我灼伤。我们彼此对视着沉默了一阵,听着对方轻微的呼吸声。夜晚从未如此安静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如果,”伊万突然开口了,语速很慢,好像在一边说话一边思考,“如果我爱上一个金发的人,当我看着向日葵时,我会感到很甜蜜。我会喜欢微风吹过向日葵花瓣时的温柔,就像我用手轻抚过他的头发。”

      他转过身面对着我,然后抬手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发,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 “……我知道。”我假装平静的回答了他,事实上声音抖得不成样子。接下来该说什么?正当我努力思考这个问题,想着要不要说“我也喜欢你”时,伊万就低下头吻了我。

      那一瞬间我的心跳漏了一拍,但我并没有推开他。伊万好像是第一次接吻,其实这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吻,他只是胡乱的吮.咬着我的嘴唇,而我也生涩地回应他的动作。大概半分钟过后我们就气喘吁吁的分开了——因为都是初吻,所以谁也不知道在接吻时是可以呼吸的。

       之后我们面对面陷入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,互相不知道说什么好。伊万低头假装对自己的手指很感兴趣,我则装出一副很困的样子开始打哈欠,他很蠢的对我的演技信以为真,说回去睡觉吧,我点点头。后来在漆黑的楼道里,伊万牵住了我的手,他的掌心有微微潮湿的汗意。回宿舍的路上我们就一直牵着手,谁也没说话。在进门前我下定决心一样捏了捏拳头,对他说:“其实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。”伊万语调轻快的学着我刚才说的话,然后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,“晚安。”

4

       直到七年后的今天,我依然对那晚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历历在目,每一句话,每一个动作,包括初吻时的触感都深深的刻在我的脑子里。后来伊万也表示他觉得自己那晚的表现真是棒的不行,但他每次提起这个话题,我都会装作自己已经全部忘光了的样子,好像那晚被表白的根本不是我,是楼下看门的大爷。

       “这小子的表白技术太烂了,根本比不上我当年。”伊万对着电视里的人评头论足。我们正在看一部非常无聊的爱情片,我毫无坐姿的半躺在沙发上,把脚搁在伊万的大腿上面,他对此没有表示什么异议。毕竟我都这样做好几年了。

       “是吗,我不记得了。”我懒洋洋的接了他的话,脑子里却开始迅速回放当时的场景。“你又撒谎。”伊万看着我十分笃定的说,他总能看穿我的那些小把戏。我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,看电影里男主角抱着他的妹子要啪啪啪了,伊万也开始顺着我的小腿往上抚摸,在他摸到我的屁股并准备把裤子扒.下来的时候,我拍了一下他的手,示意他我并不想做。伊万很扫兴的把手收了回去,我瞟到他一脸失落的表情有点于心不忍,于是坐起身摸了摸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   老实说,我本来就对这事没多大的性.趣,刚开始交往那几年基本就是一周三四次的频率,然后越来越少,现在一周能做.一次就不错了。而且回忆起我们第一次做的场景,my god,那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 第一.次做的时候我们已经大一了。当时两个人兴冲冲的在校外租房同居,因为租金便宜,所以房子很小,只有一个客厅,外加一间卧室和卫生间。房与房之间的隔墙薄到令人发指,半夜我和伊万躺在床上经常听到隔壁传来一阵阵的喘.息声,夜夜骚.扰不曾停,有时候我们甚至会根据喘.息声的长短来猜测隔壁男人的射.精时间——这大概是苦中寻乐的一种比较新奇的方式了。

      有一天我们面对面躺着,墙的另一边依旧呻.吟不绝于耳,伊万突然指了指墙壁对我说:“我有办法治他们。”那一瞬间我以为他要展现俄罗斯男人暴力种族的风范,于是赶紧抓住他的手臂。没想到我理解错了他的意思,伊万一个翻身就把我压在下面,然后低下头吻住我的嘴唇,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攻城略地。我渐渐松开抓着他手臂的手,转而搂住他的脖子。我们吻的难舍难分,直到伊万把手伸进我的睡衣里,我才忍不住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 “等…等一下!”我有些结结巴巴的试图用语言阻止他,然而伊万根本不听指挥,他一把扯开我的睡衣,扣子崩了一地。接下来他开始在我的胸前和脖子上到处种草莓,我被他弄得晕头转向,以至于我的裤子是什么时候被扒.掉的,双腿是怎么被分开还缠在他的腰上的我都不太清楚。总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伊万的小弟弟已经抵着我的屁股蓄势待发了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好吧。”我看他这架势知道今天这次是铁定躲不掉了,高中的时候因为住宿舍所以没敢尝试干这事。自从上了大学我就明白我必须得正视一个事实——我们迟早会上.床,我必须做好准备。其实我挺怕初.夜的到来的,第一是因为没尝试过,第二是因为……伊万那里太大了。比如现在,他的“大伊万”就贴在我的屁股上,一想到这么大的东西要进入我,我就头皮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  我咽了口唾沫,对伊万说:“轻一点。”他正在床头柜里翻找可以润.滑的东西,听见我在说话就胡乱点点头,也不知道听见没有。过了一会他从抽屉里掏出一盒润肤露,打开盖子用食指沾了点,然后一点预备也没有的就把手指直接伸进我屁股里。我痛的惨叫了一声,声音之惨烈连隔壁那位都被我吓得不再呻.吟了。

       至于接下来我们是如何一致决定拿出手机搜索gay做.爱时怎么扩张,又是如何折腾的满身大汗却连把小伊万放进我身体里都没有做到,我真的不想多谈。总之当伊万终于“进来”的时候,我痛的呲牙咧嘴眼泪鼻涕满脸飞(他居然能做到看着那样一张脸还不萎),狠狠地抓着伊万的后背问候他全家,我感觉自己的屁股下一秒就要被撕裂了。伊万的脸上也全是汗,不知道该不该动。就在我们僵持着不得动弹的时候,突然有人敲门了。

      听到客厅传来的敲门声我和伊万面面相觑,然后伊万清清嗓子大声喊了句:“谁?”

      “房东。”

      房东这时候来干嘛?不是刚交过房租吗?我奇怪的想,连屁股正在痛都忘记了。“我们刚交过房租!”伊万又喊了一声。“不是房租的事,”门外的人说,“有人说听到你们在打架,我过来看看。家具损坏要赔偿的。”

      我和伊万简直要笑到抽搐了。“没有在打架,是电视的声音太大了,美国片,你知道的。”伊万在回答的同时还不忘黑一把好莱坞,我瞪了他一眼,他却装作没看见。门外许久没有回音,就在我们以为人走了准备继续的时候,房东又他妈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得了吧,你们这屋的电视早烂了。把门打开,我得进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 我几乎要跳起来冲出门揍那个秃顶的加州老男人一顿了,伊万叹口气摸摸我耳边的头发,皱着眉小心翼翼的退出来并给我盖好被子,然后套上宽松的睡裤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 就这样,我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,不仅没有爽到,而且还半途被人强行叫停。事后我们都没了再继续的兴致,互相帮着“安抚安抚”就洗洗睡了。虽然第二次伊万确实让我爽得不行,掌握要领后我们换了三四种体.位,从床上玩到地板上,隔天顶着黑眼圈去上课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却越发对这事感到腻味,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姿势,差不多每次都一样的高.潮时间,我甚至只期待结束后伊万抱着我的那一小会,两个人什么话都不说,心里却很满足。

       有时我会惊恐的想,我们居然在一起七年了,刚恋爱时的激情早已归为平淡,平淡的让我不知所措。我并不是不爱伊万了,我只是希望生活能出现一些改变,不再这么无聊的过下去。

    -TBC-

评论(8)

热度(1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