斯森Wiley

佛系涂鸦手。約稿加QQ1453844966

Spectator [1]

   法叔视角的一个故事,故事结构参照于夕的《七十一先生》,希望没有侵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我是个挺失败的艺术家。

        这年头,只要在酒吧随便跟哪个妞说我是巴黎的艺术家,她们都会露出一副十分憧憬的表情,仿佛已经直接透过我本身看到我艺术的灵魂,这时我会甩甩一头金发,好好利用我那张长相风流的脸,趁她们发现我的本质之前来个一/夜/情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 这听起来真棒,不是吗?然而光鲜的表面根本骗不了我自己——我好歹算个聪明人,也知道每天窝在家里借口“找灵感”不出去工作不是什么长久之计,画出来的几张画只有我自己看得懂。我的哥们儿安东实在看不惯我如此堕落的生活方式,介绍了一份便利店收银员的工作给我,啊哦,是的,便利店的收银员!太不符合我的审美了,我对此反抗了大概五分钟,最后在温饱问题上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因此我也有了新的乐子,我开始观察来便利店的每一个顾客,擅自在他们身上编出一个个奇妙的小故事,这真是太有趣了。话说回来,不这样做的话,我简直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才好。

1 可乐先生

        他是裹着萧瑟的冷风进来的,穿着皮夹克和牛仔裤,走到冰柜前拿了两瓶可乐过来结账。他付钱的时候数硬币的方式很有意思,把钱包里所有的硬币倒在收银台上,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头一枚一枚的将硬币撇到一旁,数够了之后用两只手一侧的手掌把硬币拢在一起,推给我,说了句:“刚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 之后可乐先生也来了很多次,都是买两瓶冰可乐。我猜他是附近读大学的学生,年龄不是19就是20。他有一种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气质,他漫不经心的表情,和在我找零时发呆的神情都显出他还未完全摆脱独属于男孩的稚气。我很喜欢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,他们既不像吵闹的十几岁的熊孩子一样咋咋呼呼,也没有成熟男人那种装腔作势的架势。让人感到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 我想可乐先生在学校里一定是很受欢迎的类型,女孩子们也许会写长长的情书给他,会在路上假装和他偶遇(当年我也遇到过这种事!),会在篮球场边兴奋的为他尖叫。年轻可真好,连爱情都是单纯的,只要情书,偶遇,和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我注意到可乐先生渐渐地有了一些变化,他大概是恋爱了,换了眼镜框,不再戴运动腕表,偶尔开始穿皮鞋和休闲西装,对一头金灿灿的头发也开始好好打理——尽管那一根调皮的呆毛永远不受发胶的控制。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就是开始懂得负起责任,以及运用自己的魅力。对此我感到有些失望,我很喜欢他那种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气质,但男人必定是要成熟起来的,这是不变的事实。我无法改变这个定理,只能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来寻找可乐先生从前的样子,幸运的是,他买的依然是两瓶可乐,而不是两包咖啡,或者杜/蕾/斯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我的另一个哥们儿基尔说,这小子一看就是个gay。

        基尔是那种看上去整天吊儿郎当,实际上看人的眼光非常毒辣的一个人。我听了他的结论也不好说什么,这个年纪的小伙子,怎么说也该有个女朋友,可乐先生却只是一个人来买东西。我准备等他再来便利店时好好的观察一下他的性向究竟是什么,就在我趁他数硬币时盯着他的左耳看有没有耳钉的时候,他突然抬头对上我的视线,我不禁尴尬的咳嗽了一声,他却冲我笑了笑,这个笑容让我想起我曾经临摹过的梵高的《向日葵》,可乐先生就像顶上开的最张扬的那一朵,但是他的笑容不再是单纯的阳光,而是掺杂了一丝的性/感和更加微妙的一点勾/引。从前他整个人是含苞欲放的,现在却像被谁“开/苞”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金发在同性恋里很受欢迎。

        我莫名的想起这句话,同时在心里埋怨基尔的多嘴。如果基尔没有说那句话,说不定我一直都不会发现可乐先生内在的变化,我开始有一种自己心爱的画被弄脏的感觉,但是这样想真的很可笑,他只不过是我的一个顾客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再次见到可乐先生的时候,他正拿着手机和不知道是谁愤怒的争吵。他快速的吐出一连串单词,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,似乎是忍着怒气听电话那头的人的回应。他在便利店里绕来绕去,没有再买可乐,而是拿了一盒杜/蕾/斯丢在柜台上,接着掏钱包准备付钱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和他之间的事用不着你来管,”可乐先生用一只手有些费力的从钱包里抽出钞票,但是嘴上却没停,“对,我无所谓和他是什么关系,我也很清楚我在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 那张钞票一直卡在钱包的夹层里出不来,我看不下去,伸手帮了他一把,他很感激的看了我一眼,接着专心对付电话那端的人。我慢悠悠的找好零钱放在他面前,看他皱着眉头久久不说话,过了大概两分钟,可乐先生像一瓶刚打开的可乐那样慢慢地松口气,然后说:“你又能阻止什么呢,Arthur,我正在买晚上和他用的避/孕/套,你能阻止我吗?”说完这句话,他轻微的勾起嘴角,带着一丝幼稚的宣告胜利的微笑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 我在心里呻/吟了一声,可乐先生用了“他”而不是“她”,证明基尔伯特的猜测是对的。而且可乐先生再也不是我心里那个干净的像朵向日葵一样的男孩了,他也不可避免的被世俗染上了灰尘,并且相当享受这样的“污染”。并且他似乎和大多数人一样,沉浸在所谓的爱情里无法自拔,但我又能说什么呢。我猜那个Arthur应该是可乐先生的挚友什么的,而可乐先生的男友大概是个混球,否则可乐先生也不会这么激烈和Arthur争吵。

         谁知道事实是什么样的呢。

      -TBC-

评论(13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