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利奸小伙

一个披着文手皮的涂鸦手。

听着陈奕迅的《圣诞结》写冷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高考完以后玩太嗨了,已然忘了怎么码字🙏

他妈的,你们不觉得露米亲亲抱抱说骚话比肉文好看吗👏

无论在文手这条道路上走的多远,都一定要勿忘初心。

[露米]一张会员卡引发的惨案

有一天,亚瑟和阿米[亲情向的]手拉手到莫斯科旅游。

登记入住酒店时。

阿米:我有这家的会员卡,刷我的卡吧!

亚瑟:咦,你怎么会有莫斯科酒店的会员卡。

阿米:啊……上次在这里开会的时候不是住这吗,顺手就办了一张。

亚瑟:好吧。

酒店前台:“先生您好,你的这张会员卡根据累积使用次数已经可以升级为高级会员卡,享受更多优惠,请问是否需要现在帮您升级呢?”

阿米:“…………”

亚瑟:“……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就这张会员卡的问题好好谈一谈了。”

“和我们这些老家伙不同,阿尔弗雷德简直像造物主的私生子。说实话,我真嫉妒他。”

“不跟我在一起就杀了你。”

片段

“我们这算什么?”我问他。

他抬起屁股再坐下去,双手捧着我的脸说:“说好听点叫偷/情,说难听点,叫瞎搞。”

说完他开始咯咯的笑。他太过直白了,我一时间窘态毕露,不敢直视他的眼睛,阿尔弗雷德一边笑一边摆动着自己的腰部,那样子简直跟酒吧里搔/首弄姿的脱衣舞者没什么两样。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耳边,金色的发丝搔得我的脸颊发痒,我被困在这片旖旎又缠绵的空气里无处可逃,情不自禁的想起他在黄昏下和柯克兰在休息室门后接吻的样子,那般动情,那般沉醉。想到这,我的手摸上阿尔弗雷德的脖子,拇指摩挲着他的大动脉,盘算着要用何等的力度才能把他掐死。阿尔弗雷德却突然一把抓住我耳旁的头发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。

“你在走神。”他说。

她变得如此爱落泪,唉,这颗十九岁的心啊。